薄郁

咸鱼写手,爱写不写那种,杂食党,全职厨,咸鱼cos,出不出看心情那种,扩列私信。

宠物店的日常小生活

#宠物店的日常小生活1#

        清晨,阳光明媚,墙上的挂钟九点钟,身姿颀长的男子从楼上下来,烫得毫无折痕的白色衬衫将男子衬得眉目俊逸,男子姿态一派风流自得,脚步轻盈下楼打开店门,面对阳光微微眯起双眼露出温笑,身后,浑身雪白的雪豹懒洋洋踩着自认为优雅的步伐跟在男子身后。

待男子进入厨房,雪豹张大嘴巴打哈欠,圆滚滚的大一坨白色物体就这样堆在大门口,灰色的小肉球从角落里蹦哒出来吱吱吱跟雪豹打招呼,雪豹看了一眼,抬起爪子想和仓鼠碰爪子打招呼,体积过小的仓鼠承受不住这如泰山压顶的碰触,小肉球身子咕噜咕噜往后翻了几个跟斗,直接滚进趴在地上张大嘴巴打哈欠的眼镜王蛇嘴里,眼镜王蛇下意识合上嘴,吓得小仓鼠“吱吱吱!!!”凄厉尖叫。

        温和沉默的黑猫见此吓了一跳,毫不犹豫从沙发上跃下来踩到蛇身七寸迫使它张大嘴巴吐出小仓鼠,差点成了眼镜王蛇早餐的小仓鼠一脸懵逼,毛茸茸的脸上还挂着眼镜蛇的唾液滴答滴答垂下来,半响,回过神“吱!!!”的一声尖叫连滚带爬直奔厨房找主人寻求安慰。

雪豹扭头一脸无辜看着同样无辜的眼镜王蛇,浑身黝黑的黑猫喵的一声嘀咕一声蠢死了,跳上窗口趴着晒太阳。

        雪豹圆圆的大眼睛看着眼镜蛇,龇牙啊呜啊呜低吼】听说今天有新的小伙伴要来,好像是你的同类金环蛇。

        向来沉稳不爱动的眼镜王蛇吐蛇信子表示知道了,收拢尾巴盘成一团继续睡觉。

#宠物店的日常小生活2#

        今天店里来了很多小可爱,有两只成年狼,一只是北极狼,一只是草原狼,雪豹蠢货表示他很嗨皮,他最喜欢狼了,美男子店长表示,不管是什么品种,在他眼里都是狼,只不过……一直以为是狼宝宝的美男店长在得知自己的狼宠物不是狼宝宝,而是长一米八,高一米的巨型宠物后瞬间泪奔了,狼宝宝顿时升级为狼大爷了(生无可恋脸T_T)说好萌萌哒的狼宝宝呢???

        有点蠢萌的金花鼠宝宝一来就成了北极狼的点心,店长表示同情,给他建了衣冠冢表示心意,最后狼大爷还是把小金花吐出来了,脱离狼口的小金花很气愤的左右爪开弓给了狼大爷几巴掌当回礼,勇气可嘉的他打完立刻躲起来了。

        作为新店第一只来报道的宠物金环蛇由于地面上太多宠物走动,他趴在地上不方便,店长建议它挂在吊灯上当装饰,不过金环蛇选择盘踞在吊扇上,一看到挂在电扇当装饰的金环蛇,垂耳兔就立刻过去打开电扇开关,画面自己脑补……吓得店长连忙拯救金环蛇宝宝。

        垂耳兔有点傻,一甩脑袋长长的耳朵就往自己脸上胡乱拍打,纯黑的它表示如果想蹭浑身雪白的雪豹肯定会沾上自己黑色绒毛,吃豆腐会被发现,豚鼠这种生物店长不太熟悉,体积也小,这个跳过不说,三线仓鼠最喜欢就是一头扎进有着厚重毛毛的雪豹背上,把他当毛毯打滚,一被欺负就往美男店长裤脚钻进去,吓得他立刻把这小家伙拎出来,以防它溜进去敏感位置。

         饲养员阿晰是店里唯一的铲屎官加投食者,他最喜欢是他养的茶杯猪嘟嘟,一只很小很可爱的小天使猪猪,最后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新来的副店长好像很怕蛇,哈哈哈……幸好店里仅存的两条蛇眼镜王蛇最近外出旅游了。

#宠物店的日常小生活3#

        受不了南方炎热的北极狼走了,小狐狸跟着私奔去了,晚上垂耳兔也离开了,那是一只很讨厌胡萝卜味强烈要求换成牛肉味宠物饼干的奇怪蠢兔子,副店长很尽责和小家伙们玩得很投缘,夸自己眼光好选对副店长。

        今天来了三只小可爱,呆萌喜欢喵喵叫的暹罗猫,有点傲气嫌弃同类蠢的长腿猫,还有黑得只看到那双湛蓝色眸子,不太爱说话的黑猫,今晚的主题就是诞生于他们其中一只明星喵,猜猜是谁?

        三线仓鼠依然是全场最活跃欢腾的鼠宝宝,作为一只活跃可爱的小仓鼠宝宝,在暹罗猫一进来就当做点心抓走了,吓得它哇哇大叫立刻拿出所有储备粮小鱼干换自己的生命安全。

         店长今晚懒得煮饭,直接给小家伙们发钱自己去买好吃的,顿时所有小家伙当场化为人形光着身子裸奔出去买吃的,场面极为壮观,在店长好心提醒下他们才想起来要穿衣服,今天也算是挺欢乐的一天,晚安。

#宠物店的日常小生活4#

         店里来了一只很蠢萌的小狐狸和食蚁兽,食蚁兽宝宝有点天然呆,除了吃蚂蚁还吃蜂蜜乳制品,有密集恐惧症的店长决定不给食蚁兽喂蚂蚁,后面看着天然呆食蚁兽宝宝实在很惹人喜欢,只好忍着恐惧感去树下捉几只蚂蚁给它吃,有点蠢的长腿猫是个不挑食的宠物,可以吃蜂蜜鱿鱼丝薯片各种零食,还喜欢趴在金环蛇身上纳凉,草原狼由于太懒了整天不爱动被误认为是刚生完崽子身体虚弱,恼羞成怒的狼大爷一口咬住蛇拖去丢厕所里,我才不告诉你们马桶的孔刚好容得下他们细长的身子,哈哈哈哈哈哈……

        茶杯猪嘟嘟依然是店里最呆萌的小宝宝,人形的他是个肉嘟嘟的两岁小奶娃,很黏着长腿猫,一看到他就一直跟着他跑。

        玉米蛇是个很蠢的宠物蛇,他问我他想自杀能自己咬破舌头把自己毒死吗,我只想知道,你一条无毒无公害的宠物蛇是打算怎么毒死自己,看到这里估计他又炸毛了,不对,他没毛,只能炸蛇皮,油炸蛇皮也好吃,好了,今天的唠叨就到此为止了。

#宠物店的日常小生活5#

        店里又来了几只小家伙,有松鼠,有榛睡鼠,有豚鼠,有仓鼠,还有金丝熊,没错,这只我误以为是熊的小家伙是只凶悍出名的大仓鼠,不过你一看到大型动物就一脸恐惧刨坑躲起来几个意思,一脸这小家伙不是纯血种的金丝熊吧。

        现在店里有四条蛇,一群鼠类,可谓是蛇鼠一窝(bushi),天然呆的食蚁兽只有在饿了才会出现,吃饱了就消失,雪狼的长相我只能说不戴眼镜的店长看成雪橇犬,趴在雪地上一脸乖巧的样子太萌了有没有,其实,长相霸气侧漏的黑豹趴在树干上睡觉的样子和雪狼一样萌哭全场,懒得没救的草原狼依然一副刚下崽子虚弱样。

        最佳好友大概就是雪豹与三线仓鼠宝宝?一个卖蠢一个卖爱心,浣熊是个喜欢啃干脆面的小姑凉,新来的田园猫开始暴露他的智障和受样了,体重不断上升的长腿猫是只喜欢随便发情的喵,愚蠢无比的黄金蟒每天的爱好就是吃仓鼠,吐仓鼠,金环蛇的爱好是挂吊扇当摆饰,要不把自己盘成中国结挂墙上,号称蛇界之王的眼镜王蛇好像也喜欢上含着仓鼠,然后把它当弹珠喷射出来,可怜的小三线,能活着绝对是它偷了黑猫的八条命。

#宠物店的日常小生活6#

         今天的店长很悲伤,养了几天的玉米蛇趁饲养员睡着跑出去玩了,被活活晒死在大马路上,白白损失了几百块,心痛难以言喻,同类金环蛇不忍心让它横死街头,把他拖回来了,鉴于他是晒死的,金环蛇在它坟前插满冰棒为他默哀三秒钟,三线仓鼠也贡献了自己的存粮当祭品,店长?店长不厚道的笑喷了,变成灵魂的玉米蛇叫我不要打断他的严肃的葬礼。

         店长最喜欢的茶杯猪收拾行李离家出走了,新来的布偶猫是个很爱粘人的小萌货,除了不知道何时溜进来的小肥臀柯基,还来了一只雪狐和一只白狐,品种有啥区别店长暂时分不清,还有一只胖得蹲进茶杯就把肉肉挤成游泳圈的小泰迪。

        雪狼已经成功找到长期饭票了,小气鬼的它每天大鱼大肉,一听到店长让小家伙们去蹭饭,立刻把东西都吃光了。

        章鱼和长腿猫依然是全店最污的,一个是长得污,尤其那八根触手,一个是由内到外彻底污,每天日一次地板。

         最后说一句,豚鼠宝宝是个灵魂画师,以后店里的日常生活插画由他负责。

#宠物店的日常小生活7#

        店里来了一只短毛猫和一只雪豹,算起来猫、蛇、豹子、仓鼠、狐狸品种最多,食蚁兽是唯一一只的存在,懒散的店长开始几天写一次日记了,长腿猫是只不正经的喵,肚子饿就在店长脚边打转,吃饱了就不是趴在蛇身上就是蹭到大型动物身边,狐狸祭幽从一开始的乖巧变得调皮了,却被品味奇特的客人看上打算定契约,对于算不上特别捣蛋也不是呆萌却比活跃度最高的长腿猫和豚鼠更吸引客人注意也是怪事。

        暹罗喵大概是一只比较正经的喵,三线仓鼠好像成了雪豹的私有物,两只小家伙天天歪腻在一起,生性散漫的店长最近经常忘了投食,整天除了睡觉就是发呆,万幸的是还没有小家伙被饿死,也算是锻炼他们自力更生?

        由于今天是表白节,导致店长无比忙碌,除了要给自家的小傻子准备惊喜,还要帮有对象的小家伙刷留言,甚至连单身的小家伙都要发一段话去哄他们,简直就是本年度最温柔体贴的美男店长有木有?

#宠物店的日常小生活8#

        今天美男店长一时兴起给店里的宝贝们剪毛,可想而知,那群小可爱窜逃的速度刘翔都叹为观止,于是睡着的三线仓鼠成了第一只牺牲的生物,醒来的它看到更加圆润的自己哇的一声哭崩了,在店长安慰(忽悠)下才相信自己现在更小更可爱了,再也没人说它胖了。

第二只被剪毛是黑猫,这只傲娇的小家伙非要我说他是小奶猫外加零食诱惑才肯来剪毛,第三只主动剪毛的是最近非常贤妻良母给店里所有宠物投食的长腿猫曲亭,精明的他要求零食再加新玩具才肯剪毛,傻傻的豚鼠自投罗网爬上我肩膀,被逮住强行剃毛了。

         一直幸灾乐祸的田园猫最终也难逃魔爪,为了惩罚他最近喜欢吃翔还整天发情日地板,美男店长直接把他剃光成了秃毛猫,除了脑袋其他地方一毛不剩,于是惨遭毒手的他多了个亲切的昵称——大头,全场表示笑疯了,生无可恋的他踏上了自黑的道路一去不复返。

         听到有零食,雪狼主动要求剃毛,为了奖励他,店长给他修得十分帅气,顺便把他蓬松的白毛梳理整齐再送一只仓鼠公仔,白狐狸祭幽吓得一整天都不敢回家,新来的美短看到我眼神也充满戒备……店长表示很无辜,只是怕宝宝们太热会长虱子才想给他们修剪一下。

         最乖的非牧白莫属,他多次主动要求剃毛,问题是……身为冰冷生物的他压根就没毛好不好!!!鹦鹉也多次想要剃毛,在店长表示想给他剪掉尾巴之后终于闭嘴了。

         其实,店里的每一只宝宝都很可爱对不对,离家出去几天的茶杯猪也被温柔耐心的店长哄回家了。

#宠物店的日常小生活9#

        今天来了两条大蛇,水蟒和蝮蛇,店长表示店里的蛇躺成一排都可以铺成地板了,水蟒是个调皮的家伙,有事没事就把兽医卷下水,抓狂的兽医最后学会了游泳这个新技能,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条蛇是个暴露狂,喜欢裸着让兽医检♂查身体,大白鲨更污,一开口不是qiangjian就是合jian,可怕极了。

         今天的店长一直在外面浪,幸好有曲亭这只贤惠喵在照顾他们,蠢货是只帅气的雪豹,还可以当抱枕没事抱抱蹭蹭求温暖。

        小狐狸依然跟他主人一样蠢,整天被大家欺负威胁吃掉它,吓得不敢回来,其他小可爱最近都没出现了,不知道是不是被人偷了。

#宠物店的日常小生活10#

         这大概是店长最后一次写日记了,宠物店的宝贝们很多都离开了,其他的也好几只被客人买走了,只剩下一只长腿猫,一只折耳猫,一只仓鼠,一只柴犬,一只比熊犬,两只兔子和一条蛇常在,榛睡鼠偶尔出来蹦跶,贤惠的高加索犬也走了,折耳猫哭得很伤心。

        战斗兔和白眉蝮蛇承诺会一直陪着店长,店长还是很难过很忧伤,没心思给宠物们投食。

         宠物店开了几个月,也得到很多欢笑和回忆,虽然知道分离避免不了,还是最讨厌分离,最讨厌别人跟我说要离开,T^T我宁可你悄然无声的离开,也别当面告诉我。

         虽然很多宠物离开了,但宠物店还是会一直开下去,蠢黄金蛇也好久没回来了,喜欢把自己盘成中国结的蛇也失踪了,大概到最后只剩下店长自己的萌宠雪豹和镇店之宝的三线仓鼠吧(苦笑),最后一次写日记了,愿有缘相识后离开的宠物都能安好吧。

后记:

         后来,承诺会一直陪着店长,舍不得店长一个人孤单的战斗兔和白眉蝮蛇都走了,就连镇店之宝三线仓鼠也离开了。

         难过?大概是麻木了,没什么感觉,最近来了很多可爱的小兔子,店里现在只剩下一群小兔子和一直吃个不停的乌龟,这就是最后的结局,可是,店长还是想一直守着宠物店,守着曾经的回忆继续开下去,哪怕最后空无一人只剩自己,那又如何……

                                                          2016.8.14记

更新时间:2018.11.29

        历经两年多,宠物店现在只剩下店长一个人依然开着宠物店,店里只剩下从一开始就陪伴自己的雪豹之外,还有两只垂耳兔和一只折耳猫,失踪了近两年的黄金蟒回来过一次,叙叙旧后又消失了,失踪了一年多的水莽回来过一次,拥抱后又走了,副店依然挂名副店,由于没生意入不敷出,副店跑去兼职空少了,天天全球飞,很少回来,偶尔回来抱抱垂耳兔又走了。

        宠物店依然开着,店长依然偏爱白衫,只是那个白衣少年变成白衫青年。

索克萨尔的日常琐事

         #卡生随魏琛,一张走猥琐路线的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个人向小段子,仅供娱乐#


        ——周泽楷,生日快乐,迟来的祝福


        之前说过,一枪穿云是个冷酷无情的杀手,喔不,是神枪手,整天散发出我是个没有感情的枪手气息,偏偏这样一个冷漠寡言的神枪手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反差萌,就是嗜甜如命,可以一口气吃完三个小蛋糕不嫌腻那种,看得我都觉得腻,为了甜品到处寻找知名甜品店,到最后荣耀大陆小有名气的甜品店蛋糕店都被他光顾了一遍,还写了一本荣耀大陆美食篇的书出版。


        嗜甜如命的一枪穿云吃遍天下后觉得老是到处跑有时还吃不到太麻烦了,居然萌生出自己开店做甜品的念头,很有行动力的他二话不说以最低价在千山城买下一间店铺自己做甜品吃,这件事没多少人知道,而我就是其中一个。


        得知一枪穿云开了甜品店,作为老友的我立刻大力支持他,免费为他试吃各种新品,然后……被一枪穿云用押枪轰出来。


        虽然一枪穿云不太友好,但甜品真的很好吃,尤其是咸奶酪蛋糕,一口气可以吃掉两个,就是店长对厨房戒备森严,不太好下手。


        周泽楷生日这天,我照旧以刁钻的方式潜入一枪穿云的厨房,不出所料一枪穿云正在做蛋糕,看样子是刚准备开始做,一看到我,立刻丢下鸡蛋面粉,换成荒火碎霜指向我。


        “嘿,等等!我今天不是来吃蛋糕的!平时吃你那么多甜品,今天你mas生日,我想和你一起做个蛋糕送给他聊表心意,你看,我材料都买好了。”说着从背包翻出各种水果蜡烛和一块刻着周泽楷模样,下面写周泽楷生日快乐的巧克力举给他看:“这些水果都是我一大清早去摘的,特别甜,还有这个巧克力,我找人定做的。”一枪穿云看了我一会,思索后同意和我一起做蛋糕,不过是他做,我打下手,不许靠近桌子和烤箱,我本来也不会做蛋糕,聊表心意而已,打打下手也算一起做了。


        忙碌了一个下午,精致漂亮的蛋糕完成了,将蜡烛插上后,征求他的同意,邀请一些好友过来一起庆生,也算是给周泽楷和一枪穿云庆生,闹了一晚上,吃得一片狼藉,趁着人多,我拽着大漠孤烟溜了,留下老实的石不转和生灵灭、枪淋弹雨、无浪被逮去收拾残局。


        君莫笑这个熊孩子也留下来了,原因是他和秋木苏打闹后把一枪穿云甜品店的前台和店门给砸了,之所以秋木苏不用留下来,是因为他不服气,觉得是君莫笑的错,要他一起收拾,除非一枪穿云打赢他,于是两个神枪手约了列屏群山开战,其他人去吃瓜围观了,风城烟雨在摔坏一枪穿云的三个盘子后被赶出厨房,很有义气的他立刻通知我去看戏,顺便买点瓜子可乐过去,我们俩就在这炮火连天的战乱中一起磕着瓜子看两个神枪手干架。


        生日快乐,今天的荣耀大陆也一样的热闹。


索克萨尔的日常琐事

        #卡生随魏琛,一张走猥琐路线的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个人向小段子,仅供娱乐#


        毁人不倦有个特殊的癖好,这个癖好是我无意中发现的。


        众所皆知毁人不倦有多讨人嫌,卑鄙无耻趁人之备趁火打劫浑水摸鱼干得特别溜,每次哪里有暴乱哪里就有毁人不倦的猥琐身影,本以为这样的卡是个冷酷无情无情无义的人,直到有一次蓝溪阁和烟雨楼火拼,干完架各回各家,有个妹子掉了心爱的橙武,闹着要去找找,说不定还在战场,作为首领,人家为了蓝溪阁掉了装备,为了弥补她,让她在家待着,自己出去给她找找。


        去了战场,就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只见他坐在一个尸体身上,估计是哪个马大哈mas忘了让他回城复活,毁人不倦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像一座黑色雕像,出于好奇过去问他在干嘛,他沉默一会,声音有些沙哑回答,陪陪死去的账号卡,算是给他们一点慰藉吧。


        一听这话,还以为有什么故事,立刻把酒壶递给他,掀了袍子准备席地而坐听他讲点不为人知的故事,看了看满目疮痍,鲜血和尸体遍地,实在找不到干净地容纳我的尊贵的翘臀,默一脸跟他一起坐在身下这具倒霉的无名氏上面,随口问了一句“死者是你男朋友?”


        “不是。”

    

        “那是你亲人?”


       “不是。”


        “那是?”

 

        毁人不倦拉下他的遮羞布,仰头喝了一口酒,对,那块黑不拉几的捂嘴布被我们称之为遮羞布,遮住他的脸,毁人不倦几乎不在众人面前取下遮羞布,所以谁也不知道他长啥样,大家也想过偷袭去看看,但由于他行踪诡秘,来去无踪,遇到也拦不住,最后不了了知,现在难得有机会一窥真容,有点惊讶吧,本以为这样的人肯定长相普通,其貌不扬,没想到会是个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小哥哥………默默看了他一眼,人不可貌相。


       回到正题。


       “习惯吧,我也不认识他们,但抢了他们的东西,不过来陪陪他们送他们最后一程心里过意不去。”毁人不倦的语速很慢很轻,声音算不上好听,可能是很少说话的缘故,明明是个清秀少年,神情语气却恍若历经风霜的老者,沉寂,寡言,就像他这身打扮一样,极为低调缄默。

       


        “那你干嘛坐在人家身上。”


        毁人不倦默一脸,视线落在地上。


        默一脸在心里跟死者说声抱歉。


         听完他的理由,对于这个毫无廉耻之心抢夺别人财物却出于仅存的良知,过来做个仪式的忍者一阵无语,其实……唔,他也没那么讨人厌,大概是太孤独了吧,人力财力不足才用这种办法提升自己等级属性。


        “你良心不安为什么还要抢他们的东西,不抢不就好了。”


        毁人不倦沉默不语,只是闷闷喝着酒。

  

        叹了口气,拍拍他肩膀:“以后这种事还是少做吧,讨人嫌,有需要什么材料实在找不到来蓝溪阁找我吧,老子财大气粗,多得浪费。”说完扛着灭神继续找东西,他沉默半响,跟上来陪我一起找东西。


       







        最后,在他的背包里找到………


        默一脸,让他以后别抢蓝溪阁成员的东西,有需要直接找我拿。


索克萨尔的日常琐事

       #卡生随魏琛,一张走猥琐路线的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个人向日常小段子,仅供娱乐#


       和大漠孤烟的一百天结婚纪念日,想不出给他什么惊喜,夜雨说直接把自己打包送到大漠孤烟床上就好,被灵魂语者吐槽太没创意了,主要是我们俩天天在一起,这建议送了跟没送没啥区别,想了一天都想不出送什么惊喜,直到看到王不留行的熔岩烧瓶……


       和王不留行死缠烂打讨要了十个熔岩烧瓶,兴匆匆跑去霸气雄图找大漠孤烟,约他晚上到城门外见面,让他赶走所有守卫,神秘兮兮让他睁大眼睛看我给他准备的大惊喜。


       然后,拿出特殊处理过的熔岩烧瓶一股脑全部砸向霸气雄图十分牢固的城墙………


       唔……第一次实践这种“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五百多年历史的汉族传统民俗打树花文化活动,一不小心没控制好力度和角度,把传说中经过石不转重新计算建立起来牢不可破的霸气雄图城门给轰了………


       轰隆一声巨响,城门瞬间倒塌夷为平地,我也惊呆了,回过神,心虚看向大漠孤烟那和城门一样黑里透红的脸,笑容有些僵硬,垂死挣扎着解释:“………大蘑菇,你听我解释……我不是借着纪念日的名义攻打霸气雄图,真的!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只是给你惊喜……你信我………我没有想拆了霸气雄图,我承认我想过……但没有实施过!哇!你冷静点,收起银武!我赔你城门,我双倍赔偿!哇,石不转冲过来了,快帮我挡住石不转!”


       最后,我被整个霸气雄图追了整个荣耀大陆群殴……


       这件事告诉我们两个道理,一是传统民俗文化遗产之所以能流传下来真的有他的道理,不是一看就能学会,请相信那句危险动作请勿模仿,二是,石不转真的是个暴力奶!


       


索克萨尔的日常琐事

       #卡生随魏琛,一张走猥琐路线的索克萨尔#

       #索克个人向小段子,仅供娱乐#

        一枪穿云和王不留行最大的区别就是两张沉默的卡,一张是因为太懒了,不太爱理人,一张是因为高冷,对任何人都十分冷漠,也不知道是随了哪个主,周泽楷安静腼腆,作为他的卡,一枪穿云却是一朵高岭之花,无时无刻都在散发出我是一张没有感情的账号卡气息。

        从认识到现在,从一开始追着他打,到后面追着他跑,追逐了几个赛季,一枪穿云对我的一枪三连发几年都不更新,永远都是:滚、闭嘴、不要脸。

        又一次抢boss混战,轮回公会和蓝溪阁对上了,一枪穿云毫不犹豫拔出荒火碎霜送我一场枪林弹雨,当然,有蓝溪阁精英团保护着,毫发无损,混战结束,一枪穿云一个转身,潇洒离去,留下一道靓丽的背影。

        夜雨踢了我一脚道,别看了,都走远了,我望着消失在视线里的身影,捂心感慨了一句,一枪穿云的荒火碎霜向我射来时,虽然没有打中我,却仿佛在我心上开了一枪,击中我的心脏。

        夜雨做出呕吐的表情,灵魂语者十分有默契翻译出来,索克,你好恶心,夜雨点点头,递给枪淋弹雨一个眼神,示意枪淋弹雨动手,枪淋弹雨毫不客气拔出游离给我一枪,仗着同队豁免伤害,我也懒得躲了,让他打中胸口,枪淋弹雨收起游离,对着枪口吹了口气道,索克,这才叫在你心上开了一枪。

       恶心,啐了一口,给他们一个白眼,扛着灭神远离这群损友。

索克萨尔的日常琐事

#卡生随老魏,一张走猥琐路线的索克萨尔#
#日常小段子,仅供娱乐,索克视角

       中秋快到了,荣耀大陆推出很多双人或者多人活动,趁着这几天大漠在忙,约了蓝溪阁高层一起组队打怪换取奖励。

       中秋当天,约了大漠到千波湖一起过中秋,中秋的标配,两个人、兔子、月饼,带了一盒蓝溪阁女卡做的月饼,拎着圆滚滚的小白兔去找他。

       一到千波湖,大漠已经到了,表情严肃,站姿十分笔直,仿佛不是在等情人,是在等教官……

       跟他打个招呼,把怀里毛茸茸的小白兔塞给他,拿出一盒月饼,一壶桃花酿,准备和他一起吃月饼小酌几杯。

       大漠接过兔子和月饼,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什么就收到夜雨发来的语音,习惯性走开几步到一边听语音回复指令,安排好工作,回到大漠旁边,只见他盘腿坐在地上烤肉,见我过来,将酒淋在烤肉上,沉声说道:“还没好,再等一会吧。”

      “行。”拿出月饼,给他倒一杯酒,自己也倒上一杯,搭着月饼边吃边看着他烤肉,看着他烤好递过来的肉,接过手小心撕出一块肉吃,和他碰杯对饮,总觉得少了什么。

       “对了,兔子呢,你放哪了。”

       大漠愣了一下,停下动作看着我,视线往下看着我的手,我有些莫名看着他,后知后觉低头看着手上的肉串,嘴角抽搐,似乎知道了什么……

       “怎么了,你不是正吃着吗?”大漠十分理所当然问道。

       “没什么,挺好吃的。”默一脸咬下一口肉摇摇头,没好意思告诉他为了搭配中秋,我特意抓了一只兔子一起过中秋的,打算吃着月饼喝着小酒撸着兔子,看着兔子环绕周围蹦跶着……

       “中秋快乐,大蘑菇。”对他笑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他,是中秋活动奖励,一对双兔腰部挂饰,男女款,给大漠的是雄兔挂饰。

          “谢谢,中秋快乐。”大漠接过手挂在腰上,从背包里翻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我,打开一看是一条做工精致的头绳,大漠有些不好意思偏过头看着别处道:“给你扎头发用,免得风一吹被糊一脸头发。”

         “……谢谢,很漂亮。”自动无视他最后一句话,拿出来扎起头发,凑过去亲他脸颊轻笑:“我会一直戴着的。”

饲养员张新杰养了一只懒轩兔

张新杰×郑轩,你们不曾见过的冷邪教
主宠pa

      张新杰是荣耀宠物店的店主,专卖兔子龙猫,自从大兔子生了一窝小兔子后,他就多了个烦恼,因为小兔子里出了一只与众不同的小兔子,其他小兔子都胖乎乎毛茸茸的,就这只额头多了一点黑的兔子与众不同,瘦巴巴的,怎么养都不胖,其他兔子都很活泼可爱,就这只小兔子特别懒,懒到人神共愤。

      张新杰是个严谨的人,时间观念很强,每天准时投食,定时检查兔子的身体健康,每到吃饭时间,大家都争前恐后抢吃的,就它趴在那里爱吃不吃,除非拿到它面前,递到它嘴边它才吃几口,而且,大半天可以不动一下,搞得张新杰一开始还以为这只瘦弱的小兔子养不活,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到兔子窝戳戳这只小兔子,看看是不是还活着。
   
      张新杰给这只小兔子取名郑轩,由于特殊情况,张新杰对郑轩兔比较多关注,但是,对于张新杰时不时的骚扰,郑轩兔很困扰,作为一只宠物,它只想安静的生活着,饿了就吃,吃饱就睡,能不动就不动,但是张新杰老是翻一下它戳一下它,甚至把它抱出来揉揉捏捏,严重干扰郑轩兔的日常生活,郑轩兔好烦恼,它更加消极生活抵制张新杰的打扰,张新杰抱着它,它就装死不动,张新杰喂它吃饭,它就不吃,郑轩兔在努力减肥,它觉得只要它瘦下来,让张新杰觉得它没手感,张新杰应该就不会喜欢抱着它了。

       对于郑轩兔的消极抗议,张新杰很担心,带着郑轩兔去宠物医院检查,得出的结论是很健康,至于不爱吃饭不爱动,可能是得了懒癌晚期,建议多陪伴多互动可以改善。

       张新杰觉得很有道理,从此以后,郑轩兔不用再和大家一起住了,单独一窝,张新杰去哪都带着它,即使郑轩兔依然毫无改善不爱动不爱吃饭张新杰也不放弃,坚持带着郑轩兔运动,对于张新杰的坚持不懈,郑轩兔最多的反应就是一脸死目的翻白眼,张新杰看着郑轩兔的反应,十分苦恼,懒癌晚期还没治好,郑轩兔好像快不行了,经常翻白眼,兼职店员张佳乐看着忧心忡忡的老板,不甚在意抓过郑轩兔的两只耳朵拎起来使劲摇晃几下放下去,郑轩兔晕菜了,摇摇晃晃几下啪一声摔倒在张新杰怀里,吐着舌头两眼蚊香状瘫着不动了,张佳乐得意的指着郑轩兔道,你看,不是死鱼眼了。

       郑轩兔记下张佳乐的恶行,偶尔看到张佳乐过去想抱它,吓得它死命钻进张新杰怀里,讨好蹭蹭他手心,看着郑轩兔的反应,张新杰好像找到治疗郑轩兔的方式了,捧着郑轩兔对视,十分认真跟它说,如果郑轩兔不肯勤快点多运动多吃饭,他就把它交给张佳乐照顾,郑轩兔知道张新杰说到做到的,从那一天,郑轩兔的懒癌晚期治好了,体重日渐增加,变成圆滚滚毛茸茸的胖兔子,毛发也因为吃好睡好越发蓬松顺滑,成了张新杰冬天的专用暖手炉。

索克萨尔的日常琐事

        卡生随魏琛,一张走猥琐路线的索克萨尔。

        日常小段子,仅供娱乐。

        ——白昼与黑夜,你是我触及不到的光明

         希望祷言

        他低吟浅唱,晦涩难懂的咒语正在进行中,属于牧师的银光从他周身的地面上升,缠绕在他身上,将他整个人沐浴在银白色的光芒中,严肃认真的面容若隐若现,隐约可见被风带起的银发有些凌乱,蓝白色的牧师袍在光圈中飞扬,光圈逐渐扩散,笼罩在队员身上。

         死亡之门

        亡灵的邪恶气息急剧上升,从门内瞬间扩散到最大区域,黑气从死亡之门争先恐后涌出,狰狞扑向前方,大量的亡灵携带浓烈的腐烂气息弥漫,缠绕那道神圣之光。

         一边是洁白无瑕的白衣飘飘,一边是暗无天日的黑袍飞扬。

         战场上,他手执十字架,面容冷清看向自己。

         废墟中,自己手持手杖,眼神隐晦和他对视。

         光明与黑暗一线之间,只要你伸手,我便越界过线。

        是光明覆盖黑暗,照明术士的衣袍,还是黑暗吞噬光明,染黑了牧师的白衣。

         目光交织,相对无言。


         “卧槽,索克,你妹的,你还深情款款看啥啊!boss都快被霸图抢走了!!!还不赶紧动手弄死石不转!”

         一阵咆哮如惊雷般在耳边炸开,吓得老子手一抖,诅咒之箭射偏了,枪淋一边躲开诅咒之箭一边大喊压力山大,索克想趁机射杀队友。

          回过神,石不转已经躲到大漠孤烟身后去了,周围还一圈账号卡保护着,得了,没戏了,挥着灭神加入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