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郁

咸鱼写手,爱写不写那种,杂食党,全职厨,咸鱼cos,出不出看心情那种,扩列私信。

索克萨尔的日常琐事

#卡生随老魏,一张走猥琐路线的索克萨尔#
#日常小段子,仅供娱乐,索克视角

       中秋快到了,荣耀大陆推出很多双人或者多人活动,趁着这几天大漠在忙,约了蓝溪阁高层一起组队打怪换取奖励。

       中秋当天,约了大漠到千波湖一起过中秋,中秋的标配,两个人、兔子、月饼,带了一盒蓝溪阁女卡做的月饼,拎着圆滚滚的小白兔去找他。

       一到千波湖,大漠已经到了,表情严肃,站姿十分笔直,仿佛不是在等情人,是在等教官……

       跟他打个招呼,把怀里毛茸茸的小白兔塞给他,拿出一盒月饼,一壶桃花酿,准备和他一起吃月饼小酌几杯。

       大漠接过兔子和月饼,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什么就收到夜雨发来的语音,习惯性走开几步到一边听语音回复指令,安排好工作,回到大漠旁边,只见他盘腿坐在地上烤肉,见我过来,将酒淋在烤肉上,沉声说道:“还没好,再等一会吧。”

      “行。”拿出月饼,给他倒一杯酒,自己也倒上一杯,搭着月饼边吃边看着他烤肉,看着他烤好递过来的肉,接过手小心撕出一块肉吃,和他碰杯对饮,总觉得少了什么。

       “对了,兔子呢,你放哪了。”

       大漠愣了一下,停下动作看着我,视线往下看着我的手,我有些莫名看着他,后知后觉低头看着手上的肉串,嘴角抽搐,似乎知道了什么……

       “怎么了,你不是正吃着吗?”大漠十分理所当然问道。

       “没什么,挺好吃的。”默一脸咬下一口肉摇摇头,没好意思告诉他为了搭配中秋,我特意抓了一只兔子一起过中秋的,打算吃着月饼喝着小酒撸着兔子,看着兔子环绕周围蹦跶着……

       “中秋快乐,大蘑菇。”对他笑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他,是中秋活动奖励,一对双兔腰部挂饰,男女款,给大漠的是雄兔挂饰。

          “谢谢,中秋快乐。”大漠接过手挂在腰上,从背包里翻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我,打开一看是一条做工精致的头绳,大漠有些不好意思偏过头看着别处道:“给你扎头发用,免得风一吹被糊一脸头发。”

         “……谢谢,很漂亮。”自动无视他最后一句话,拿出来扎起头发,凑过去亲他脸颊轻笑:“我会一直戴着的。”

饲养员张新杰养了一只懒轩兔

张新杰×郑轩,你们不曾见过的冷邪教
主宠pa

      张新杰是荣耀宠物店的店主,专卖兔子龙猫,自从大兔子生了一窝小兔子后,他就多了个烦恼,因为小兔子里出了一只与众不同的小兔子,其他小兔子都胖乎乎毛茸茸的,就这只额头多了一点黑的兔子与众不同,瘦巴巴的,怎么养都不胖,其他兔子都很活泼可爱,就这只小兔子特别懒,懒到人神共愤。

      张新杰是个严谨的人,时间观念很强,每天准时投食,定时检查兔子的身体健康,每到吃饭时间,大家都争前恐后抢吃的,就它趴在那里爱吃不吃,除非拿到它面前,递到它嘴边它才吃几口,而且,大半天可以不动一下,搞得张新杰一开始还以为这只瘦弱的小兔子养不活,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到兔子窝戳戳这只小兔子,看看是不是还活着。
   
      张新杰给这只小兔子取名郑轩,由于特殊情况,张新杰对郑轩兔比较多关注,但是,对于张新杰时不时的骚扰,郑轩兔很困扰,作为一只宠物,它只想安静的生活着,饿了就吃,吃饱就睡,能不动就不动,但是张新杰老是翻一下它戳一下它,甚至把它抱出来揉揉捏捏,严重干扰郑轩兔的日常生活,郑轩兔好烦恼,它更加消极生活抵制张新杰的打扰,张新杰抱着它,它就装死不动,张新杰喂它吃饭,它就不吃,郑轩兔在努力减肥,它觉得只要它瘦下来,让张新杰觉得它没手感,张新杰应该就不会喜欢抱着它了。

       对于郑轩兔的消极抗议,张新杰很担心,带着郑轩兔去宠物医院检查,得出的结论是很健康,至于不爱吃饭不爱动,可能是得了懒癌晚期,建议多陪伴多互动可以改善。

       张新杰觉得很有道理,从此以后,郑轩兔不用再和大家一起住了,单独一窝,张新杰去哪都带着它,即使郑轩兔依然毫无改善不爱动不爱吃饭张新杰也不放弃,坚持带着郑轩兔运动,对于张新杰的坚持不懈,郑轩兔最多的反应就是一脸死目的翻白眼,张新杰看着郑轩兔的反应,十分苦恼,懒癌晚期还没治好,郑轩兔好像快不行了,经常翻白眼,兼职店员张佳乐看着忧心忡忡的老板,不甚在意抓过郑轩兔的两只耳朵拎起来使劲摇晃几下放下去,郑轩兔晕菜了,摇摇晃晃几下啪一声摔倒在张新杰怀里,吐着舌头两眼蚊香状瘫着不动了,张佳乐得意的指着郑轩兔道,你看,不是死鱼眼了。

       郑轩兔记下张佳乐的恶行,偶尔看到张佳乐过去想抱它,吓得它死命钻进张新杰怀里,讨好蹭蹭他手心,看着郑轩兔的反应,张新杰好像找到治疗郑轩兔的方式了,捧着郑轩兔对视,十分认真跟它说,如果郑轩兔不肯勤快点多运动多吃饭,他就把它交给张佳乐照顾,郑轩兔知道张新杰说到做到的,从那一天,郑轩兔的懒癌晚期治好了,体重日渐增加,变成圆滚滚毛茸茸的胖兔子,毛发也因为吃好睡好越发蓬松顺滑,成了张新杰冬天的专用暖手炉。

索克萨尔的日常琐事

        卡生随魏琛,一张走猥琐路线的索克萨尔。

        日常小段子,仅供娱乐。

        ——白昼与黑夜,你是我触及不到的光明

         希望祷言

        他低吟浅唱,晦涩难懂的咒语正在进行中,属于牧师的银光从他周身的地面上升,缠绕在他身上,将他整个人沐浴在银白色的光芒中,严肃认真的面容若隐若现,隐约可见被风带起的银发有些凌乱,蓝白色的牧师袍在光圈中飞扬,光圈逐渐扩散,笼罩在队员身上。

         死亡之门

        亡灵的邪恶气息急剧上升,从门内瞬间扩散到最大区域,黑气从死亡之门争先恐后涌出,狰狞扑向前方,大量的亡灵携带浓烈的腐烂气息弥漫,缠绕那道神圣之光。

         一边是洁白无瑕的白衣飘飘,一边是暗无天日的黑袍飞扬。

         战场上,他手执十字架,面容冷清看向自己。

         废墟中,自己手持手杖,眼神隐晦和他对视。

         光明与黑暗一线之间,只要你伸手,我便越界过线。

        是光明覆盖黑暗,照明术士的衣袍,还是黑暗吞噬光明,染黑了牧师的白衣。

         目光交织,相对无言。


         “卧槽,索克,你妹的,你还深情款款看啥啊!boss都快被霸图抢走了!!!还不赶紧动手弄死石不转!”

         一阵咆哮如惊雷般在耳边炸开,吓得老子手一抖,诅咒之箭射偏了,枪淋一边躲开诅咒之箭一边大喊压力山大,索克想趁机射杀队友。

          回过神,石不转已经躲到大漠孤烟身后去了,周围还一圈账号卡保护着,得了,没戏了,挥着灭神加入混战。

索克萨尔的日常琐事

       卡生随魏琛,一张走猥琐路线的索克萨尔#

        小段子,仅供娱乐

         听到我说想追大漠孤烟,整个蓝溪阁成员都炸开了,个个都用看熊孩子的眼神看着我,一副索克大人太皮了,居然想招惹大漠孤烟,完了,没救了。

         风城烟雨知道这事后,约我进行每月一聚的下午茶聚餐,实则八卦。

         “你受了什么刺激啊,看上谁不好,看上大漠孤烟,你是嫌活腻了是吧。”

          “你不知道。”吃完风城烟雨准备的下午茶后,瘫在沙发上打个饱嗝,眯着眼舔着嘴回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看上他了,就上次我们去抢野图boss那次,蓝溪阁不是把大漠孤烟弄死了嘛。”

         “就是你干掉大漠孤烟后得意忘形,被冷暗雷补刀送走那次吗?”

         “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后来我不是和大漠孤烟双双回复活城嘛,然后,一出城门,他就把我按地上摩擦。”

        “然后呢?”风城烟雨十分好奇凑过去问道。

        “你也知道,拳法家这个是近身职业,他按着我打的时候,靠得很近,一张脸在我面前放大,浓眉大眼,还挺俊朗的,我当时也不知道就突然脑抽了,就亲了过去………”

        “然后呢?”风城烟雨目瞪口呆,一脸我擦,还能这样。

        “他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居然一拳把老子捶死了!老子第一次主动亲人,对方不是害羞跑了,而是一拳把我抡了,是不是很特别!”

        风城烟雨一脸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沉思了一会似乎在想什么,突然捧着我脸亲了一口。

          吓得老子一脚踹过去,风城烟雨利落避开,按住我的腿说道:“你看,正常人突然被亲,还是敌人,第一反应不是揍死他吗。”

         “是吗………”我摸着下巴沉思,继续道:“可是他打死我后,等我复活后把我送回蓝溪阁了,我觉得他可能只是害羞不善表达而已。”

         “………他可能只是不想看你横尸街头而已,但如果你继续骚扰他,迟早横尸街头的。”

         “哦,作为gay友,你记得帮我收尸送回蓝溪阁。”

         “我会就地把你埋了,好了,下午茶时间结束,你可以走了。”风城烟雨慵懒靠着贵妃椅挥挥手示意,其实风城烟雨比我更像贵妇,真的。

          翻翻白眼,顺走他给神枪手兄弟留的糕点翻出窗口:“借下糕点当手信,谢了,下次请你吃饭。”提溜着一盒糕点直奔霸气雄图。

          回应我的,是风城烟雨那厮飞出窗口的42码靴子。
         
          

索克萨尔的日常琐事

        卡生随魏琛,一张走猥琐路线的索克萨尔

         小段子,仅供娱乐。

         撩拨了大漠孤烟十天,未果,召集蓝溪阁高层开会,涛落问我是不是准备攻打霸气雄图了,被枪淋拍开了,夜雨十分讲义气拍拍我肩膀说,要不把大漠孤烟套麻袋送我床上,八音符表示可以用他的食人花帮我运送过来,给他们一个白眼,闹够才说出我的疑问。

         大漠孤烟是不是直的,以此展开激烈讨论。

         夜雨:“我去,这不是明摆着的吗,ID都说白了。”

         枪淋:“不一定啊,有的人看着弯的,实际上直的,比如王不留行。”

         流云:“但有的人看着是弯的,实际上也是弯的,比如风城烟雨。”

         “谁放流云进来的!叉出去。”

         最后还是风城烟雨提出有效建议,试探一下不就知道。

          “我擦,烟雨楼的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最后一致同意风城烟雨的提议,试探一下,一番讨论后,我收拾收拾直奔霸气雄图。

          坐在大漠孤烟屋顶上等着他回来,一见他进院子,挥挥手跟他打招呼:“嗨,早啊大蘑菇,我过来找你玩。”

          面对不予理会,直接打开房门进去,跃下屋顶,随着人进屋后顺手反锁房门,扯开系在长袍上的腰带,衣裳瞬间散开,露出里面还算白净的胸膛,腰肢精瘦,虽然没有八块腹肌,但也体态均匀,对自己的身材还是有点信心的,下面穿着白色短裤,露出两条笔直的长腿,银发垂落胸膛,任由发丝散落在脸颊半遮眼睛,敛眸轻笑,对人露出几分媚态低唤他名字:“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回头给我一个疑惑的眼神,完全无视老子学了半天笑得妖媚的姿态。

         “你没觉得我今天哪里不一样吗?”嘴角抽搐,继续保持笑得妖娆暗示。

         大漠孤烟打量了我一眼,蹙眉问道:“你换了装备,你很热?怎么不开着门通风。”

         “不热,看到你就热了。”热血沸腾,血气方刚。

          “嗯,石不转也说过,大夏天的,除了我和冷暗雷,其他人都热。”

        呵呵,大漠孤烟直,老子信了,再见,穿好衣服,直接踹开房门走了。

         “再见。”

索克萨尔的日常琐事

          卡生随魏琛,一张走猥琐路线的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个人向小段子,仅供娱乐。

           犹记得十年前,那时候我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术士,一身黑色长袍拖地,手执五指鬼爪法杖,银发及腰,兜帽盖在头上,银丝倾斜挡住了大半的脸,隐约可见那阴鸷的幽蓝色眼眸,额头浮现五角星,眼下也是深色骇人的纹路,周身黑气环绕,散发出死亡之灵的邪气,等级和装备都比一般账号卡高级,身上携带的黑暗气息比一般术士浓厚,无一不昭示着我的强大和法力深厚,加上老魏那带着痞气的脸,我在荣耀大陆行走三天,所有人都对我唯恐避之不及。

         十年后,我早已不是那个需要靠打扮伪装自己很恐怖的小术士了,我的mas也从魏琛换成喻文州了,方世镜就不提了,区别不大。

          喻文州接手后,我的死亡之手换成灭神的诅咒,单薄的黑色素袍早已换成质感极好的紫色长袍,还加绒加厚,肩上披着一条厚实的毛领子,额头上的五角星换成了六芒星,眼下不再是恐怖的云纹,取代的是简单的三角形纹路,偶尔取下兜帽,露出那张白净清秀的脸庞,幽蓝色的眸子不再是阴鸷冷冽,取而代之的是湛蓝色的双眸泛着淡淡的笑意。

           就好像挣扎在黑暗和沼泽之间的术士终于破茧而出,光明正大走在阳光下,不再抗拒光明和白天。
  
           以前他们都恨不得我不出门,一出现他们都极度恐惧的远离我。

           如今他们都巴不得我出门,我蓝溪阁的大门天天被小姐姐堵着嗷嗷叫非我不嫁。





           说明………一个人的穿着打扮和审美观真的重要。

索克萨尔的日常琐事

       卡生随魏琛,一张走猥琐路线的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个人向小段子,仅供娱乐。

        ——最后一次为你留行。

        在我明恋王不留行的第一千天,终于见光死了,王不留行被我坚持不懈追了三年后,终于把他的性取向撸直了,答应了寒烟柔的追求。

        知道这件事,我沉默了一下午,夜雨有些担心开导我说,索克,你不是输给寒烟柔,你只是输给性别而已,想开点吧。

        流云说,索克前辈,你要是实在气不过,我们帮你揍一顿王不留行那混蛋吧。

        这个提议得到蓝溪阁高层全票通过,商量后某天夜黑风高,我们在冰霜森林堵了王不留行,将他打死了。

        其实吧,我也没怨恨他,只是很不解为什么明明就差一步就可以在一起,却偏偏被晚来一步的寒烟柔一大步跨过,越过我和他在一起了,很不解的我最后决定暴打他一顿解气。

         但我也知道这事他没什么错,他错在从没明确拒绝我,半推半就沉默了三年,让我白白等了三年,最后他在要弯不弯的迟疑中发现其实自己是个直的,故事的结局就是他得到一个佳人,我得到一场空欢喜。

         最后他给我一句对不起,然后飞走了,偏离了我的轨道。
        






         然后……我们在副本门口相遇了,四目相对,气氛一度尴尬,最后是夜雨打破沉默,他挥着冰雨大吼一声:“兄弟们,冲呀!干掉中草堂!”成功把气氛炒热了,成了混战,我趁机补刀了,把王不留行送回复活点,呵,男人。

          等不到王不留行的索克打算明天开始吃邪教追大漠孤烟了。

你们玩战术的心都脏

        七月的夜晚依然热得让人只想躲在空调房,宁可吹出空调病也不肯踏出门槛一步,对于生性懒散的郑轩来说宁可饿肚子都不想离开空调房一步,一开门一阵热浪猛扑过来,太可怕了。

        “队长队长队长,天气好热啊啊啊啊,本剑圣都快热化了,我们去喝冰饮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隔壁街那家冰室有几个新产品超好吃的,对吧奶妈,大不了本剑圣请客好吧,去吧去吧,大夏天就是要吃刨冰才爽!”

        郑轩关掉电脑,耳边是黄少天机关枪般的轰炸让他头晕眼花,大喊压力山大耳朵快聋了,无精打采趴在桌上等喻文州最后的发话。

         “行吧,我请客,走吧。”喻文州嘴角上扬轻笑,有些无奈看着一群欢呼狂奔出去的队友,转过头看着慢腾腾收拾东西的郑轩,走过去揉了有些蓬松翘起来的发顶笑道:“走吧,他们估计都到楼下了。”

         郑轩嗯了一声出了训练室,跟在喻文州后面,喻文州走在前面,跟着黄少天带路去冰室,耳边脚步声渐渐弱小,喻文州停下脚步转过头,单手插着口袋,眉目间带着柔和的笑意等着郑轩跟上来。

         一到冰室,黄少天直接要了转角的位置,几个人坐在那里,刚好被墙壁挡住,要不是走过来不会看到转角处的人,黄少天点了自己最爱的抹茶绵绵冰,其他人各种点了自己喜欢的口味,郑轩对着花花绿绿的图片蒙圈了,不知道选什么,喃喃念着压力山大,选择困难户,喻文州垂眸低笑,素净的指尖指了招牌绵绵冰笑道:“不如选个杂果味的,就不用纠结了。”

         敲定后点单,等着送上来后黄少天眼睛发光挖了一大口塞进嘴里,一脸满足叹息:“舒服,爽到爆,夏天就是要这样才爽,对吧对吧,一口下去透心凉,哇,队长这个看起来好好吃,不介意亲爱的队友尝试一口吧。”还没说完勺子已经挖走喻文州的绵绵冰了。

         其他人看着黄少天这样也跟着你一勺我一口的互相大爆手速偷袭对方的绵绵冰,就连不参与热闹的郑轩也被挖走一大块,没多久,大家的盘子除了喻文州的其他都融成一团花花绿绿的实在恶心下不了口。

         郑轩一脸生无可恋望着自己融化成水的绵绵冰,捏着勺子无聊搅拌着,喻文州见状抿嘴低笑,把自己没融化的绵绵冰勺一大口给郑轩,没人敢去抢喻文州的绵绵冰,看着喻文州好好地绵绵冰,黄少天大叫队长偏心不公平,喻文州一脸无奈摇摇头,给他们一人分一块。

         打闹完大家一脸满足揉揉肚子回去,各自回宿舍睡觉,喻文州和郑轩的宿舍在最里面,到最后只剩下他们两人并肩而行。

        “阿轩,明天周末,你有什么计划吗?”

        郑轩啊一声,想了想:“睡觉算不算计划?”

         意料之中的答案,喻文州轻笑抬手揉揉他蓬乱的头发,在郑轩房门停下脚步,侧过身与人面对面笑道:“这样啊,我能请你帮个忙吗?”在看到我郑轩立刻露出拒绝的眼神有些无奈继续道:“不麻烦的,就是我有个很亲近的表妹很喜欢你,特别崇拜,想见你一面要个签名,所以一直拜托我能不能邀请你去我家过周末,她可以给你做很多好吃的甜品,就当没事出去玩一下,一直窝在宿舍也很无聊。”

        郑轩依然是那副懒懒散散的模样喊着压力山大,队长的表妹居然不是
崇拜队长而是崇拜他,露出十分为难的表情望着喻文州,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湿漉漉的,有点惊讶,有点可怜模样,让他仿佛看到一只毛茸茸的松狮在跟他撒娇,唉,好想搓一把。

        “队长啊……外面35°啊,你忍心把我这条咸鱼拎出去晒成酥脆咸鱼干吗,而且……吹着空调盖着被子睡觉多舒服,哪里无聊了……”郑轩小声抗议自己最满意的肥宅生活。

        “去的话我们早点出门,我自己开车,半个多小时就到,完全不会晒到太阳,而且还有两天的甜品饮料空调和美味的饭菜吃,我妈妈做饭很好吃,少天一直都想去蹭饭,真的不去?”

        郑轩露出迟疑的的表情,一脸挣扎对比。

        “再加一周早餐,不去的话那我走了。”最后的杀手锏。

        “去,我这就回去收拾东西,明天见队长。”最终没能抗拒两天的投食和一周可以多睡半个小时起来就有早餐吃的诱惑。

         “好,晚安,明天叫你起床。”喻文州含笑告别郑轩,回到自己宿舍,拿出手机打给家人:“妈,晚上好,明天周末,我明天早上回去,嗯,大概十点到,带个朋友回去,是,队里的,对了,表妹也很久没过来玩了,叫她明天也来家里吧,之前帮她买的东西正好让她拿回去,好,晚安。”